【冠天下球版信用版】 《又見奈良》關注遺孤群體 -玩運彩現金版

<!–enpproperty 347045492021-03-22 10:00:45.0《又見奈良》關注遺孤群體鵬飛,又見奈良,再來一條,大鍋,米花之味28756影視地下球版動態/enpproperty–>

  抗日戰爭期間,大量日本人來華作戰或屯墾,日本戰敗后,這些日本軍民的后代很多遭到遺棄,被中國家庭收養,這群人被稱為 百家樂 “日本遺孤”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隨著中日兩國邦交正常化,許多遺孤歸國,這其中就包括陳慧明的養女麗華。2005年,許久未收到養女回信的陳奶奶忍不住思念,遠赴日本奈良,在二代遺孤小澤和退休警察一雄的幫助下踏上漫漫尋人之旅……

  這是地下球版《又見奈良》講述的故事,也是青年導演鵬飛的第三部作品。這個頗為沉重的題材在他的處理下不僅絲毫不沉悶,還充滿了生活趣味和輕盈風格,對歷史、親情、孤獨等話題也有不少人文表達。該片由吳彥姝、英澤、國村隼等主演,3月19日上映。

  遺孤題材打動日本名導

  2018年,鵬飛的上一部地下球版《米花之味》在奈良國際地下球版節拿到觀眾選擇獎。奈良地下球版節有個傳統,每年都會在幾位獲獎導演中挑選一位,資助他在奈良拍攝一部地下球版,并得到地下球版節主席、日本著名導演河瀨直美的監制。

  “當時我們一共四位導演拿獎,除了我,還有一個日本導演,一個葡萄牙的,一個智利的,要求我們在兩個星期內各寫出一份故事大綱,由地下球版節決定最后拍誰的。”鵬飛回憶,當他得知要在日本拍地下球版時,便打定主意要拍一部反戰題材。至于從什么視角切入,他思考了很久,也向身邊的人打聽請教,突然之間,日本戰后遺孤這一群體出現在他的視野中。鵬飛趕緊開始查素材、看書了解他們的故事。

  “有一本書給我印象最深,是一個記者對遺孤中國養父母的采訪,問他們的愿望是什么,大多數養父母的回答都是:我想去日本看看我的孩子,如果找不到我的孩子的話,至少我能看看他們的故鄉是什么樣子。”這個回答讓鵬飛大為感動,“但其實很少有中國養父母真正去了日本,所以我想用地下球版圓他們一個夢,寫一個中國母親去日本尋找孩子的故事。”故事大綱交上去后,河瀨直美表示非常喜歡,鵬飛得到了這次拍攝機會。

  幽默橋段來源采風體驗

  故事大綱只有七八千字,僅僅是個骨架,離血肉豐滿的劇本還差得很遠。為了寫出扎實動人的故事,鵬飛開始了在奈良8個月的采風。先體驗生活,然后從中尋找、積累素材,寫成劇本,這是鵬飛一貫的創作辦法。當年拍《米花之味》時,鵬飛曾在云南的傣族村寨里住了一年,醞釀出極具生活氣息和民族風情的劇本。

  “那8個月我就去認識這些遺孤,跟他們成為朋友,然后參加他們的扭秧歌、去他們家包餃子,有時候去看看他們工作的地方。慢慢地他們就跟你熟了,會跟你講一些事情。”在此過程中,鵬飛會順手把一些他覺得有意思或很觸動的內容記在手機備忘錄里,逐步積累起素材。

  戰后遺孤本是個沉重的歷史題材,但《又見奈良》卻將其處理得舉重若輕,片中很多自然輕靈的幽默橋段都來自鵬飛的采風體驗。比如,有一次他去一位遺孤家,意外發現他們家的電視機里居然在放《鄉村愛情故事》,鵬飛一開始還以為他們看的是網絡電視,后來一問才知道,這戶人用的是從中國城買的“大鍋”(衛星電視接收器)。“在奈良,只要看見哪戶人家屋外面有‘大鍋’,這戶肯定是中國人,進去能吃到酸菜。”鵬飛笑言。

  就連片中陳奶奶假裝暈倒、騙過救護人員這種有點夸張的情節,也是來自采訪的真實經歷。當時,鵬飛在村子里逛,有人跟他說,下午有個品酒會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去了之后一看,場子里全是老頭老太太,喝得哈哈大笑,門口就停著一輛救護車。過了一會兒,一陣騷動,擔架抬出來一個喝倒的人,被救護車拉走。

  正式寫作劇本時,鵬飛把這些素材都寫在黑板上,盯著看,放一個適合故事的音樂,然后開始篩選組織素材。有了前期的積淀,《又見奈良》的劇本兩個星期就寫完了。

  自創溝通手勢 “神速”拍完地下球版

  至于影片的拍攝時間,前前后后總共才花了19天。拍攝周期如此之短,還是在語言不通的異國與日本本土工作人員合作,鵬飛坦言,他連“覺得頭大”的時間都沒有,只能爭分奪秒趕時間。每晚拍攝結束后,不管他有多累,都會帶著副導演和翻譯去找攝影指導,把第二天的分鏡頭做出來,細化到哪個對白到哪個對白是什么機位。

  為了提高溝通效率,鵬飛甚至發明了一套手勢在片場使用。拍攝第一天,鵬飛說“再來一條”,先得由身邊的翻譯翻成日語,然后副導演將其傳達給現場,最后現場翻譯還要用中文再說一遍“再來一條”,一條簡單的信息傳遞要經過一個漫長的鏈條。當天晚上回去,鵬飛特別郁悶,覺得拍得不順,他跟副導演商量,要不編一套手勢吧:“再來一條”就是用右手掌拍兩下左胸,“過了”則是右手掌橫置在左胸口,“請演員”的手勢則非常可愛,就是把手舉到頭頂比心。這套手勢編出來后,片場的溝通效率大大提高。一星期后,全劇組的人都知道了手勢的秘密,都能運用自 鬥陣麻將 如。

  處女作《地下香》拍了一個月,第二部《米花之味》拍了28天,第三部《又見奈良》更是以19天的“神速”拿下,鵬飛坦言,高效拍片的秘訣在于導演一定要想清楚。“拍之前就要想清楚每一場戲的人物什么狀態、哪句話是必須的,我就盯那幾句話,其他的不多說,拍過了馬上換。現場大家都各司其職,我就不動了,就坐在我的位置想剪輯上的問題等等。”(記者袁云兒)

[
責編:張曉榮 ]

Related Posts